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本研究的只要目的是研究韩国四大集团会长的领导力和企业文化的相关关系,探究始终贯通韩国企业的会长领导力的实质,分析它对企业和企业文化形成所产生影响,有何等的相关关系?

  为了达成研究目的,本研究活用现有的研究分析方法。在分析会长领导力时我们使用生平、个性、企业经营哲学、执行能力等4个分析变数。以4个分析变数为基础,按照James D. Barber的分析标准将领导力分为4种类型,即消极-肯定型(工匠型)、消极-否定型(职员型)、积极-肯定型(胜负师型)、积极-否定型(野兽型)4类。我们也套用了K.Lewin的分类方法。Lewin的分析将重点放在会长领导组织发展的性格和方法,将领导力分为权威性领导力、民主性领导力、自由放任性领导力3类。最后我们考察了James MacGregor Burns的交易性领导力和变革性领导力的概念。

  按照Barber的领导力类型分类三星集团李健熙会长属于积极-肯定型;现代起亚汽车集团郑梦九会长属于积极-否定型;LG集团具本茂会长属于消极-肯定型;SK集团崔泰源会长属于消极-否定型。

  按照Lewin的分析方法分析得出的结论为:三星集团李健熙会长属于拥有非凡魅力的权威性领导力类型,现代起亚汽车集团郑梦九会长的权威性领导力体现的最为突出。LG集团具本茂会长一方面体现出民主性领导力,另一方面由于从小接受儒教,家长式教育,所以权威性领导力在其身上也有所体现。SK集团崔泰源会长被誉为民主性领导力与自由放任性领导力合二为一的合理性领导力所有者。这种根据不同会长和集团所体现出不同领导力的现象在韩国大集团的继任者选择问题和独特的“继承教育”中可以找到其原因所在。三星集团李健熙会长的父亲李秉喆通过让创业者接受彻底的经营教育,使其具备了非凡的美丽的领导力。现代起亚汽车集团郑梦九会长所体现出的权威性领导力是传承于其父亲郑周永的“突破经营(Breakthrough Management)”精神。LG集团具本茂会长在20多年的继承教育过程中彻底的领受继承了LG式的领导力。SK集团崔泰源会长的合理性决策方式也是从父亲崔种贤会长那里拾得的。崔种贤会长留学美国学习到的合理性实用主义精神与企业经营相结合创造了SK式的领导力,并通过家庭教育和经营管理培训传授给了儿子崔泰源。

  Burns的分析方法是将会长、政府、狗万APP职员和消费者的关系作为变数分析,通过分析我们得到了四大集团会长的领导力中与顾客的关系一项上无一例外都是属于变革性的,与职员的关系问题上全球化竞争时代拥有全球化竞争力的三星和现代起亚汽车集团会长属于交易性的。虽然职员的待遇很优厚,但是会长和职员的关系不是积极的,而是被动的。反面LG集团和SK集团会长都拥有重视职员参与,重视水平关系的特点。与政府的关系上也与创业者有所不同,倾向于交易性的不可近不可远关系。

  关于企业文化的分析我们是通过对四大集团员工的问卷调查、采访、各种言论报道等进行的。

  三星集团的企业文化常常以“管理的三星”来概括表示。这句话中反映了重视成果、致密、有准备等肯定的意味,同时含有官僚主义、无情义等否定的隐性含义。重视非公式关系,不拘泥于形式,单纯明快是现代起亚汽车集团企业文化的特点。这种企业文化比起某种体系它依赖人的层面比较多,所以缺乏一贯性和信赖,对于接受多样性方面也有一定的限度。LG集团的规范意识非常强,甚至可以用“特别”一词来形容。恪守最小的条条框框中保障最大的自由性是LG集团的企业文化特色。SK集团个别公司的文化特征很突出,但是很难定义整个集团的“企业文化”。所以对于SK集团来说,不拘泥于将不同子公司的文化圈定在同一个模型中是它整个集团的企业文化。

  各种企业文化都与会长的领导力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三星集团企业文化的根在于创始人李秉喆前会长。李秉喆前会长的领导力类型属于直接参与决策的“管理性”。三星的这种企业文化在李健熙接任会长,遭遇金融危机是经历变化。现代起亚汽车集团的企业文化受郑梦九会长比起体系更重视人间关系的领导力的影响很大。LG集团企业文化在具本茂会长就任提出“正道经营”后受到了很大影响。 SK集团的企业文化是为提升企业价值的,它势必随着业种和时代的变化而变化。它是创始者崔种贤前会长和崔泰源会长经营哲学的真实折射。

  综合以上所述,我们发现韩国不同集团会长的领导力特征有明显区别;家庭出身及生平对领导力类型的形成有很大的影响;会长的领导力如实地反映在企业文化中。

  以此结论为基础,我们得出了向后企业领导力和文化的方案。现在是韩国经济从人均2万美元向3万美元发起挑战的时机了。符合这种情况论的会长需要有合理推进个人和集团利益的“交易性领导力”。另一方面时代也向他们提出了要具备揭示未来发展方向和追求变化的“变革性领导力”的要求。与此同时重视企业经营体系和顺序,拥有很强沟通能力的“民主性领导力”也是必须具备的。承认失败、错误的组织文化,尊重创造力和想象力的企业文化也向我们发出了召唤。

  本研究活用领导力理论,引用了政治指导者领导力类型相互比较和一部分集团会长领导力比较分析的现有论文的分析方法。现有论文通过对政治指导者或者隐退的四大集团会长中一部分的领导力特征进行比较、分析揭示领导力应对发展方案。本研究通过对已有分析方法的变形对四大集团会长领导力和企业文化相关关系的分析得出的结果证明变数之间有着非常紧密的相关关系,同时揭示了符合现在状况的领导力和企业文化类型。

  展开全部本研究的只要目的是研究韩国四大集团会长的领导力和企业文化的相关关系,探究始终贯通韩国企业的会长领导力的实质,分析它对企业和企业文化形成所产生影响,有何等的相关关系?

  为了达成研究目的,本研究活用现有的研究分析方法。在分析会长领导力时我们使用生平、个性、企业经营哲学、执行能力等4个分析变数。以4个分析变数为基础,按照James D. Barber的分析标准将领导力分为4种类型,即消极-肯定型(工匠型)、消极-否定型(职员型)、积极-肯定型(胜负师型)、积极-否定型(野兽型)4类。我们也套用了K.Lewin的分类方法。Lewin的分析将重点放在会长领导组织发展的性格和方法,将领导力分为权威性领导力、民主性领导力、自由放任性领导力3类。最后我们考察了James MacGregor Burns的交易性领导力和变革性领导力的概念。

  按照Barber的领导力类型分类三星集团李健熙会长属于积极-肯定型;现代起亚汽车集团郑梦九会长属于积极-否定型;LG集团具本茂会长属于消极-肯定型;SK集团崔泰源会长属于消极-否定型。

  按照Lewin的分析方法分析得出的结论为:三星集团李健熙会长属于拥有非凡魅力的权威性领导力类型,现代起亚汽车集团郑梦九会长的权威性领导力体现的最为突出。LG集团具本茂会长一方面体现出民主性领导力,另一方面由于从小接受儒教,家长式教育,所以权威性领导力在其身上也有所体现。狗万APP!SK集团崔泰源会长被誉为民主性领导力与自由放任性领导力合二为一的合理性领导力所有者。这种根据不同会长和集团所体现出不同领导力的现象在韩国大集团的继任者选择问题和独特的“继承教育”中可以找到其原因所在。三星集团李健熙会长的父亲李秉喆通过让创业者接受彻底的经营教育,使其具备了非凡的美丽的领导力。现代起亚汽车集团郑梦九会长所体现出的权威性领导力是传承于其父亲郑周永的“突破经营(Breakthrough Management)”精神。LG集团具本茂会长在20多年的继承教育过程中彻底的领受继承了LG式的领导力。SK集团崔泰源会长的合理性决策方式也是从父亲崔种贤会长那里拾得的。崔种贤会长留学美国学习到的合理性实用主义精神与企业经营相结合创造了SK式的领导力,并通过家庭教育和经营管理培训传授给了儿子崔泰源。

  Burns的分析方法是将会长、政府、职员和消费者的关系作为变数分析,通过分析我们得到了四大集团会长的领导力中与顾客的关系一项上无一例外都是属于变革性的,与职员的关系问题上全球化竞争时代拥有全球化竞争力的三星和现代起亚汽车集团会长属于交易性的。虽然职员的待遇很优厚,但是会长和职员的关系不是积极的,而是被动的。反面LG集团和SK集团会长都拥有重视职员参与,重视水平关系的特点。与政府的关系上也与创业者有所不同,倾向于交易性的不可近不可远关系。

  关于企业文化的分析我们是通过对四大集团员工的问卷调查、采访、各种言论报道等进行的。

  三星集团的企业文化常常以“管理的三星”来概括表示。这句话中反映了重视成果、致密、有准备等肯定的意味,同时含有官僚主义、无情义等否定的隐性含义。重视非公式关系,不拘泥于形式,单纯明快是现代起亚汽车集团企业文化的特点。这种企业文化比起某种体系它依赖人的层面比较多,所以缺乏一贯性和信赖,对于接受多样性方面也有一定的限度。LG集团的规范意识非常强,甚至可以用“特别”一词来形容。恪守最小的条条框框中保障最大的自由性是LG集团的企业文化特色。SK集团个别公司的文化特征很突出,但是很难定义整个集团的“企业文化”。所以对于SK集团来说,不拘泥于将不同子公司的文化圈定在同一个模型中是它整个集团的企业文化。

  各种企业文化都与会长的领导力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三星集团企业文化的根在于创始人李秉喆前会长。李秉喆前会长的领导力类型属于直接参与决策的“管理性”。三星的这种企业文化在李健熙接任会长,遭遇金融危机是经历变化。现代起亚汽车集团的企业文化受郑梦九会长比起体系更重视人间关系的领导力的影响很大。LG集团企业文化在具本茂会长就任提出“正道经营”后受到了很大影响。 SK集团的企业文化是为提升企业价值的,它势必随着业种和时代的变化而变化。它是创始者崔种贤前会长和崔泰源会长经营哲学的真实折射。

  综合以上所述,我们发现韩国不同集团会长的领导力特征有明显区别;家庭出身及生平对领导力类型的形成有很大的影响;会长的领导力如实地反映在企业文化中。

  以此结论为基础,我们得出了向后企业领导力和文化的方案。现在是韩国经济从人均2万美元向3万美元发起挑战的时机了。符合这种情况论的会长需要有合理推进个人和集团利益的“交易性领导力”。另一方面时代也向他们提出了要具备揭示未来发展方向和追求变化的“变革性领导力”的要求。与此同时重视企业经营体系和顺序,拥有很强沟通能力的“民主性领导力”也是必须具备的。承认失败、错误的组织文化,尊重创造力和想象力的企业文化也向我们发出了召唤。

  本研究活用领导力理论,引用了政治指导者领导力类型相互比较和一部分集团会长领导力比较分析的现有论文的分析方法。现有论文通过对政治指导者或者隐退的四大集团会长中一部分的领导力特征进行比较、分析揭示领导力应对发展方案。本研究通过对已有分析方法的变形对四大集团会长领导力和企业文化相关关系的分析得出的结果证明变数之间有着非常紧密的相关关系,同时揭示了符合现在状况的领导力和企业文化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