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的人文精神传统,使科学充满生机。科学家以不竭的动力探究宇宙奥秘,化科学智慧为人间大爱,为人性赋予新的涵义;他们以探究自然为乐,将人类对宇宙的好奇心演化为人生目标。”

  中国科协第七届常委会科技与人文专门委员会主任张开逊说,1965年,美国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因在量子电动力学领域的贡献,狗万APP获诺贝尔物理学奖。他在获奖感言中说:“其实我早已获奖了。我有幸选择科学,感受探索自然奥秘的快乐,有些探索的结果还可能对善良的人们有所帮助,没有任何一种奖励可以超越它们。”

  “名与利可驱使人们完成许多艰巨的工作,然而,至今尚未发现因追逐名利而获得第一流科学发现的先例。科学智慧与人文情怀之间存在高度关联。”

  “人文情怀使科学家全方位演绎创造智慧。”张开逊说,数学家王选发现描述汉字规律的数学方法,使汉字激光照排技术走出困境,中文书籍与报刊印刷从此告别铅与火的历史。同时,王选秉持一种深具哲学意味的人生理念,他曾说,“当一个人在他开创的事业中,显得越来越不重要的时候,这个事业就真正发展起来了”。

  “人文情怀使科学家对人类活动充满感情。”张开逊说,我国物理学家王大珩深情地关注国民经济中重大的科学问题,曾指导炼制出我国第一炉光学玻璃,为新中国光学仪器发展奠定了重要的材料基础。面对国际高技术的挑战,他与另外3位科学家王淦昌、陈芳允、杨家墀一起,建议我国发展战略高技术。这项建议被纳入我国战略决策——这就是“863计划”。与此同时,王大珩还思考如何用生活语言向公众讲述物理学中的基本概念。当想到能用身边事物表述“量子化”概念时,他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人文情怀使科学家努力探究科学发现对人类的意义,以新的视角观察未来,并为人类活动提出中肯的建议。”张开逊说,美国天文学家卡尔·萨根在研究金星大气物理环境时,发现了“温室效应”,引发了人们关于化石能源与地球环境关系的新思考。在研究火星尘暴与热辐射关系时,他发现尘暴能显著改变火星表面温度。他深深地忧虑核战争造成的飘浮物可能严重影响地球植被的光合作用,出现人为的“核冬天”。他在其专著《宇宙》中详细地表述了人类可能面临的灾难,并亲自担任13集电视节目“宇宙”的解说人,深情地告诫人们,呵护地球家园,狗万APP维护世界和平。卡尔·萨根被人们亲昵地称作“科学先生”。

  “科学家的人文情怀,是人类美德与科学理性交融的智慧。科学的人文精神传统,使科学恪守对文明的承诺。”张开逊如是说。

  “当人类过分地陶醉于征服自然的胜利之中,即意味着距离科学家的人文情怀越来越远。”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副理事长金涛说,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一书中指出:“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大自然都报复了我们。”美索不达米亚、希腊、小亚细亚以及阿尔卑斯山南坡的意大利人,对森林滥伐导致洪水和泉水枯竭、水土流失……恩格斯以此为例,严肃地指出,人类对自然界的“统治”,关键在于“能够认识和正确运用自然规律”。

  恩格斯的这番精辟的论点发表于1896年,距今已100多年。金涛说,遗憾的是,一个多世纪以来,人类对自然的征服更加贪婪,变本加厉,肆无忌惮,没有止境;人类对自然资源的索取远远超过大自然的承受力;它导致大自然的生态恶化,环境污染日益严重,人与自然的关系紧张到势不两立以致威胁人类生存的境地。

  金涛说,长期以来,特别是工业革命以来,由于科学技术的进步和新成果的应用,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迅猛发展,大自然已成为人类征服的对象。这种趋势使得人类过分地陶醉于征服自然的胜利之中。征服自然、向自然进军的豪迈口号,显示了人类对科学技术强大威力的崇拜和信心,而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反过来更加鼓舞了人类不断地向自然开战的勇气。

  然而,金涛说,这样的结果违背科学技术发展的初衷,因为科学技术的最终目的是寻找人类与自然的和谐,而非相反。

  “今天,人们呼唤科学家的人文情怀,实际上是重新呼唤科学家与技术专家的良知。人文情怀并非附庸风雅也非故作高深。科学家与技术专家的探索与创造,其出发点都应该是关爱我们这个美丽而极其脆弱的星球,杜绝一切短视的急功近利对她的伤害,让大自然永葆青春,为子孙后代持续利用,造福于人类未来。”